柴帽双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七号星www.wrlawyer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风翼船全速行进时可以日行千里,但因为沿途还要停靠岸点装卸货物,且河道蜿蜒曲折,驶出一个隘口后,也总有下一个需要减速的隘口,因而算下来,还得明日一早才能到达玄武城旅途闲暇无事,顾风却还有工作要做,聊完正事后,便先行离开,四人在船上四处转过一圈,最后又回到船舱中。郭朝阳和杜子衡坐在他们那边的榻上,各自单腿盘起,将剑横于膝上,拿着棉布细细擦拭。

商砚书支手靠坐在窗边,悠然地吹着河风,观赏沿路的江景,路乘半靠在他身上,无聊地晃了会儿腿,又侧头看向对面两人,问说:“你们在干什么?"当然是给灵剑做保养。”郭朝阳一副你怎么连这都要问的语气。

“灵剑还要做保养?”路乘说。

“当然了!”郭朝阳费解道,“你不也是剑修吗?你都不给剑做保养的吗?

说完后他又实然意识到了什么。那日迎战邪祟时。路乘确实是有用剑的,但只是练习用的无锋本剑,目已经被邪祟咬碎撕烂了“不做,我只有一把木剑,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了。”路乘也果然这样说

所以这家伙不光剑法奇烂,还连把正式的佩剑都没有,郭朝阳想到此,顿时觉得可以理解路乘的无知了。他转了下身体,从侧坐变成正对着路乘,说:“灵剑不像凡铁那样容易锈蚀,但只要是器物,就逃不开磨损,除非是那种自生剑灵的神剑,已经脱离普通器物的范畴,更类似一种生灵,自然就跳脱在这种定则之外“就例如日曜月影,便是两柄上古传承至今的双生神剑,之前跟你说玄武城这一任正副城主尊号分别是日曜月影,其实上一任,上上一任也是,这两柄神剑分别归属于顾苏两家,每一任剑主死去后,神剑便会各自在两家血脉族人中选择新的剑主,而这两位新剑主,也会成为日后的新一任正副城主,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情况。”郭朝阳似乎对剑器非常了解,说起来头头是道,

“目月影两柄神剑的剑灵活得比当世绝大多数生灵都长,年龄可能得以干记,力量自然也无比强大,是以在剑与剑主中,明显是剑占据主导地位,剑主的力量也几平都来自干神剑,可以说被两柄神剑选中的主人,无论以往天赋如何,只要认主后,就几乎一定能修到化神期,但收益巨大的同时也必然有所桎梏,那就是神剑的极限也会是剑主的极限,修到化神之后,历任剑主无一人能突破渡劫。“那也不错嘛。”路乘心想那不就相当于是只要被神剑认主,那哪怕一路躺平,也可以被神剑拖到化神期?渡劫不渡劫的不重要,甚至能不能到化神也不重要,能躺平就行,真是太适合他啦。“岂止是不错,那是让人相当羡慕的好吗?”郭朝阻说。

哪怕极限就是化神期,但化神期也几乎就是修真界的顶尖强者了,当世总共才多少化神期?算上魔域的,和一些隐世的,恐怕都不超过二十名,若是日曜月影择主时不需要血脉限制,而是向全修真界公开海选,玄武城的门槛大概都不够踩,光是进城门就得挤破头了。“但日曜月影这样自生剑灵的神剑哪是那么好见的?世上总共就这么两把,大部分都是另一种情况,剑主大于剑,剑即便生出灵性,也只是剑主的从属,就像我师叔和我师尊。”郭朝阳说到这里,神色间带上一丝终于压过路乘一头的小得意,“按我们承天剑宗的规矩,金丹以前,用普通的灵剑就可以,但金丹以后,就要开始选择自己的本命灵剑了,本命灵剑可以选择别人铸好的灵剑,也可以自己锻造,但选中后就不能再更改,以心血与其结契后,灵剑便会与剑主心魂相连,便嬖如身体的一部分,剑损,人伤,剑毁,则人亡,同时本命灵剑也会随着你的修为一同成长,渐渐生出灵性,不再受器物自然的磨损我师尊的岳峙剑,原身便是在交易会上买的一把品阶中等的灵剑,这些年跟着我师尊修为一起进境成长,如今已经是媲美日躍月影的神剑,而我师叔自己锻造的照夜剑,更是跟其一起进阶渡劫,威力更胜于这两把神剑,堪称万剑之尊!"郭朝阳说完后昂着下巴,准备接受一番路乘的崇拜注视,或是对他师叔师尊的仰慕话语,但久等未有反应,还是旁边的杜子衡戮了他一下,他才发现路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没在听他说话了,正凑到商砚书旁边,拉对方的袖子。“师父师父,你有没有厉害的灵剑给我啊?”路乘不贪心的,不强求让灵剑把他拖到化神,元婴就可以,元婴不行,那就金丹,再不济筑基中期,反正拖着他动一动吧,他真的不想努力了。“你要的那种没有。”商砚书一眼看出路乘在想什么,拿起碧霄没好气地轻敲了一下路乘的脑门,但凡有,都不用路乘说,他自己就主动拿出来了,让路乘修炼折磨的只是路乘吗?天知道他这些年到底受了多少折磨。好在,商砚书现在已经看开了,不光是必要时他可以放水的原因,另一重原因是,他终于发现了他这徒弟似乎不太适合学剑,是以这些天赶路中的闲暇时刻,他没有再要求路乘练那套互相折磨的糊弄剑法了,甚至也没有要求路乘打坐提升修为,只放任着对方吃喝玩乐睡,光音天经的威力本来也跟常规的修行体系无关,路乘是炼气或是筑基,亦或是更进一步的金丹,他的实力其实都不会有很大的改变,一切俗世的教学,都注定是无用功不过,虽然心底已经不打算拖着路乘继续在剑道这条歧路上跋涉,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做的,毕竟明面上他们仍然是一对剑修师徒,是以,商砚书敲完路乘后,又笑眯眯地从乾坤袖中掏出一大把灵剑,横七竖八地堆叠着摆在榻上,示意道:“虽然没有爱徒要的,但普通些的灵剑还是有一些的,爱徒可以随意挑一把。

普通的灵剑有什么用?还不得他举着练?路乘顿时兴趣缺缺

对面榻上的郭朝阳和杜子衡却是一下睁大了眼,同为剑修,杜子衡对剑自然也是相当了解和喜爱的,他们一眼就从这些剑上萦绕的灵气和剑刃上内敛慑人的锋芒意识到,这些灵剑各个不是凡品,虽然在金丹以前,用普通些的灵剑就可以,但郭朝阳和杜子衡的师尊来头都很大,是以他们手中的灵剑其实也没有那么普通,怎么也算玄字级的法宝了,而商砚书摆出的这些,最次的一把,都在地字级,其中更有几把天字级的灵剑!郭朝阳知道他师父已经暗地里给他攒了好几年灵石,就为了在他进阶金丹时,给他锻造或是购买一把天字级的本命灵剑,即便孟正平是一派之长,剑宗宗主,但天字级灵剑的价格也着实是一笔不菲的数字,在不挪用剑宗公款,只动自己私库的情况下,不是随便能拿得出来的,但商砚书随便拿出来了,还但由路乘像挑甘蔗一样地随便拿起又扔掉

其它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金玉难养

金玉难养

杳杳一言
【冷面糙汉x娇气包,先婚后爱,甜宠】【晚九点日更】坊间传闻恭远侯家那位金尊玉贵的小世子要替公主出嫁,远赴北境蛮荒之地。北境的二皇子无人不晓,魁梧粗莽,人称活阎罗,曾经单枪匹马杀进中原军队,凭着一身武艺,骑战马直破中原指挥使的营帐,将战局逆转为两军和谈,和谈的结果就是公主出塞。公主拼死拒绝,皇帝没办法,便求了恭远侯府家那位和公主有几分相似的小世子。这位小世子在父母兄长的宠溺中长大,长安城里人人皆知他
其它 连载 24万字
潜规则[穿书]

潜规则[穿书]

鹿忘
【日更,段评已开,微博@鹿忘酱】【接档古耽《仙门第一话事人》求收藏】盛临意穿成书里罹患绝症又恋爱脑晚期的炮灰男爱豆,遭遇劈腿和主角队友的拉踩,英年早逝。盛临意穿来后先去翻病历,然后松了口气:我的病还能再抢救一下!放我治病,命要紧!经纪人冷笑:流量时代,做完手术谁还记得你?盛临意大胆提议:糊了我就去演戏!经纪人掏出知名导演沈顷哲的表情包:“演员是什么很贱的职业吗.jpg”。-金奖导演沈顷哲是出了名的
其它 连载 15万字
安全屋生存指南[无限]

安全屋生存指南[无限]

青鸟宴
地球被主神系统入侵,所有人类被迫参与无限生存游戏,他们将面对数不清的天灾、灵异、怪物、丧尸,并努力从中存活下去。除了少数幸运儿被系统评判为【精英玩家】,大部分人类都是设定中[死亡的大多数]、[屠杀中的受害者]、[彰显怪物实力的炮灰]。体弱多病的慕姗就被系统评判为这样一个【炮灰玩家】。在丧尸围城副本,所有人惊慌失措四散奔逃,到处都充斥着爆炸和尖叫。她忽略悬在头顶的死亡倒计时,争分夺秒翻箱倒柜:饼干、
其它 连载 12万字
不许觊觎漂亮老婆!

不许觊觎漂亮老婆!

宁悬
七岁那年,景澄被遗弃在游乐园门口。橘色黄昏下,刚在城堡过完生日的谢钦言走出来,看见小男生无措揪着衣角,眼眶红红,主动走过去,牵起了他的手。那天起,谢钦言的身后多了个小尾巴。他们相差两岁,同吃同住。从前不着调的混世魔王为了给景澄当榜样,潜心学习,从班级吊车尾冲到前排,谢家人喜闻乐见,对景澄也是十分疼爱。谢钦言的同学都知道他成了弟控,景澄爱吃的,他排队去买,景澄上课时肚子疼,他背起他冲向医务室,景澄犯
其它 连载 15万字
术式是Cosplay

术式是Cosplay

云十九
作为一名穿越者,月野葵的术式是神奇的cosplay。穿越当场,月野葵眼睁睁看着两个眼熟的DK追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歪脖子咒灵狂奔而来。月野葵吓得转身就跑。然而,她的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,摆出水手月亮的经典POSE,身后爆发出爱与正义的神圣光芒:“我要代表月亮——消灭你!”“月光能量!”“轰!”歪脖子咒灵,卒。冲过来救人的DK们跑到一半惊呆了,东倒西歪地急刹车。等等,现在是什么情况?**月野葵因此入学咒术
其它 连载 14万字
沙雕攻今天知道他掉马了吗

沙雕攻今天知道他掉马了吗

深海手术刀
【本周三5.29入v~已掉马】林朝(zhao)x沈临风。沙雕小甜饼。全文存稿,中午11点更。微博@深海手术刀 林朝是所有人眼中的天之骄子,从小完美无暇,成绩优异保送清华,前途一片光明。直到一场车祸夺走他的双腿。 双腿残疾以后,家里来了个年轻护工。护工不对劲,戴着口罩,身材好得像男模。腹肌随便摸,却把口罩焊死在脸上。怎么都不让看脸。 最诡异的是,护工有时候看着他会露出奇怪的眼神。压迫感强烈,感觉随时
其它 连载 13万字